奥汀

在梦中寻找爱人,愿我们永远幸福,将这美好的愿景慢慢消代,创造这不存在的未来,晚安。
现实会比梦美吗?梦会比现实残酷吗?谁会在那一直等你?当然不会的。

IF SOMEONE CAN FOUND ME ,HOW SHOULD I DO?

在你看不见的时候,有些东西正在死去,那么我看到的,是不是真,破镜真的可以重圆,仇恨真的可以化解,偏见和侮辱可以真的消减,我是谎言,我在说谎,我给这个世界打了满分,我到底在逃避什么,人死了多少次,死了多少人,也无法消弥这些东西,这将会是真实的事实?

要开始了呢,也许情况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谢谢某个温柔的家伙,要重新开始了,我不要像以前那样了,祝我以后能够实现我想实现的愿景吧,谢谢你,谢谢你们。

我终于见到真实存在的毛利啦,谢谢我的小贞,包丁,药研,不动,小夜和博多,这次大概不会又挖走别人家走丢的一期哥吧。还有谢谢上次那位让我吸欧的同事。
亲亲我的小毛利

有时侯想起图灵,我就会突然想起那些被迫变性,被迫化学阉割的同性恋者,又会想某一些社会宗教热爱将雌性,女人,女性当作是生育工具的做法,我并不想讨论这两种手法恶劣性质的高低程度,为什么这些前车之鉴早就压轧过你些这些人,难道你们认为这能使产生舒服的感觉,还是觉得我们这些少数群体可以悄无声息地被无声扼杀呢?
如果你们觉得可以用这种手段培养或吸引成千上万个图灵的话,干脆变成动物,我想这能使你满足吧,毕竟人也是一种“动物”,好好干吧,各位,希望大家都不会有后悔的那一天。
希望图灵下个辈子不管作为一个同性恋还是异性恋,抑或者是其他性少数群体,都可以找到一段两者都能珍爱呵护对方的爱情。
就是这样,打扰了。

我一直孑然一身,
不过和你在一起,
我很开心。
只有我知道你是这世界上唯一可爱的人,
没办法一直和你在一起啦,
可是……
可是哪怕我没办法与同你一起走下去,
但是我希望我们可以葬在一块儿,
你一定知道在那的,
我让你伤心了呢,
对不起,
我爱你,
对不起,
………………

白虎衔尸 (予煎饼和小齐)

闻君何处,见字如人。
偿君别留意,
惜君此离离,
无若今时,
但求同身回心。
焚旗素衣,
亡剑王权,
萋枯草新,
世理无情。
愿君安康,
惜今昨往。
莫我肯顾,
不思自难忘。

昨夜长驻台关,
军歌渐悲苦难分,
只求君安,
愿求君一世共为上,
自当为情,
自当愿为祭礼,
承蒙君心,未忘初心。
莫悲伤,莫为狂,
栖迟路上,何敢为忘,
黄泉碧落,我与君同上。

芋兄弟 告白诗

你是我的爱人,
你是我的君主,
你是我的继承,
我给你那日耳曼人的模样,
我给你荣誉与精神的象征,
我给你谦恭与幸福的矢车菊,
我愿意为你承担战争的罪孽与灾难,
我愿意。
因为自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
我决定,
把我的一切都献予你,
爱,地位,江山,
哪怕是我的双眼,
我的存在,
你是我,
在这世上,
上帝赐予我—
最宝贵的礼物。
愿亲父保佑你,
我的弟弟。